真知网服务电话:
0551

真知网二维码 真知网二维码

关 闭

当前位置:真知网 / 四年将逝 未来可期——专访国防生毕业生郑韶辉 / 正文

四年将逝 未来可期——专访国防生毕业生郑韶辉

临近毕业,校园里有人在拍毕业照,有人东奔西走,有人在表白,有人计划求婚……而国防生,他们的训练还在照常进行着。

 

 

普通学生 “没有什么特殊不特殊之分”

成为一名国防生,郑韶辉尊重了父亲的意愿。四年过去了,郑韶辉仍能回忆起大一刚来,第一次理三毫米短发时的情景。“连队所有人内心无比抗拒,理完以后一时难以接受自己的发型,而且还互相嘲笑。”他笑道。

当被问及是否后悔走上国防生这条路,他没有直接回答:“我更多还是觉得这不能成为一个问题,就像你以前做过的许许多多的决定一样,无论你心里觉得后悔或是不后悔,都对过去没有任何影响。”

“当你身处某种环境时而且必须要融入这个环境,你都会慢慢的进入那种身份。只要你努力你就喜欢了。少一些抱怨,多一份努力,就能适应的更好吧。”他说。正是这样一种心态,让他自然地接受了从一名普通学生到一名国防生的身份转变。

与普通本科生不同的是,国防生除了要完成所在专业的学习,还要完成日常的训练任务以及上军事教育课。而在每一年的暑假,国防生们都要到部队去当兵锻炼三个星期。

他们的日常训练主要包括周一到周五清晨的早操练队列或是体能,上午的队列训练,下午的体能训练。其中,体能训练就包括长短跑、单双杠、俯卧撑、仰卧起坐等。而在双休日,他们的训练任务才会有所减轻。周六上午进行队列训练,周日下午体能训练。

“训练中最难熬的时候是五公里最后几圈,俯卧撑最后十个,还有就是队列训练时间怎么才过去半小时。”谈及训练中的难熬,他说道,“大一队列训练时总被老班长说,早操总被老连长罚做俯卧撑,做完胳膊都抬不起来。还有一次暑期当兵时练习四百米障碍,我不小心撞破头,缝了六针。当时从训练场地到卫生所血流了一路,由于是从小到大第一次受伤,我整个人完全慌了,没绷住羞耻地哭了……”

这样的日子给他的感觉是更趋近于集体生活,“我们的训练都是一起的,还有每日的晚点名,有一种体制的感觉。”

虽然如此,他却没有觉得自己有多不同:“社会都有分工,身份也没有什么特殊不特殊之分。”“当然了”,语气一转,他补充道:“平常出去训练经过的人多看几眼还是会臭美一下。”

温情教官 “我以学长的身份嘱咐你们”

16级编辑出版学张苏静的眼里,郑韶辉是一个“很萌”的教官。

20169月,新生军训时,郑韶辉担任16级新闻班与编辑班女生的教官。

双手背在身后,单腿站立,另一只腿向前绷直,军训十五天里,烈日下的北体,最常见的就是他与新生一起训练的身影。他对动作要求很严格,不达标的地方,一次次地重训。

这过程中也发生了一件让张苏静觉得很“萌”的事情:“有一次教官批评了几个女生姿势不对,正要罚她们的时候,有个女生哭了。然后教官整个人都慌了,和她道歉,又和我们解释一大堆。”

训练之外,休息时间教官们都会和学生互动。

当时隔壁排的教官喜欢唱歌,休息时经常唱给新生们听。郑韶辉带的新生们见此总是鼓动他唱歌。拒绝几次后,敌不过新生们的软磨硬泡,他略羞涩地告诉大家:“我不会唱歌,我回去学一首,唱给你们听好不好?”学会了新歌的他,在休息时间站在新生们面前,神色紧张地唱完了一首流行歌。

郑韶辉给张苏静的印象不只很“萌”,还特别“暖”:“军训结束的时候他和我们说了好多,超感动。”

军训最后一天的汇演结束后,新生们又回到了平时训练的场地,郑韶辉像往常一样,站在队伍的最前方。看着面前相处了15天的人,开口嘱咐着:“这些话我不是作为教官,而是以学长的身份嘱咐你们……”刚一开口,他自己便忍不住落下泪来,却坚持说着:“你们一定要和室友好好相处,她们是你们要一起生活四年的人。要尊敬师长,不忘初心……”话很多,却没有人嫌烦。队伍里渐渐传来抽泣声,女生们红着眼眶,像以往一样,听着郑韶辉讲话。

应届毕业生 “四年将逝,未来可期”

“时间过得太快了,感觉自己第一次踏进安徽大学还在不久前。”郑韶辉感慨着。

他用电视剧来形容自己心中的同学关系——大学之前的同学关系更像一部轻喜剧,更多的交集还是在学习方面,比较轻松愉快。大学里大家生活方面交集变得更多了,至于学习上面的交集可能就不会很多了,同窗之间的关系更像一部家庭生活伦理剧。“与自己同学的情感我也说不清,有矛盾也有欢笑嘛。生活总是充满了酸甜苦辣。”他说。

四年国防生,三年带新生训练,他最大的收获就是能够和不同的人交流,“还能找到自己当年大一刚来学校的感觉,很开心”。同样的也有遗憾,他觉得自己没有充分利用大学这个独立自由,资源丰富的学习环境。他说:“在大学学习的日子不会再有,而其他的遗憾可以弥补。”

当说到自己四年来有什么变化,他坦言:“当局者迷,旁观者清,自己回答应该会很不全面和客观吧。如果要给自己一个不全面不客观的评价可能就是变得更乐观更坚强一点了吧。”

谈到对未来的规划,他并不明朗,却也有自己最根本的目标。

国防生毕业时要分配到部队,至于分配到哪里的部队,什么军种,对于郑韶辉来说都是个谜。“部队对于我而言就像是一位没有掀开盖头的新娘,所以我对于未来没有具体的规划,只是对于进入部队的生活有憧憬,也有担忧。目前为止最大的规划就是进入部队以后踏实做好自己岗位上的工作。”

[ 编辑: 李森 ]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