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知网服务电话:
0551

真知网二维码 真知网二维码

关 闭

当前位置:真知网 / 【暑实来稿】专访高龄农民工:“我不能生病,我生不起病” / 正文

【暑实来稿】专访高龄农民工:“我不能生病,我生不起病”

赵成龙(化名)不是他们村第一个出来的,也不是最后一个。他年轻的时候四处打工,端盘子洗碗,帮人家扛包下货什么的。也做过小包工头,在拆迁刚兴起的时候,带着几个小工连夜砌起来几堵墙,圈住四五十平方,再拿石棉瓦的板子往上一搭,能帮东家多拿几个拆迁费的“房子”就盖好了。他的身体已大不如前,却还是在陌生的城市当着一个最平凡的农民工,在每个晴天雨天在工地上劳作。

 

“能吃上饭了,我知足啦”

赵成龙来合肥两年了。在此之前,他跟着他的包工头一直在上海广州打工。“人家那里是大地方呦那干净的,地上都亮晶晶的。”无论是在“干净的大地方”还是合肥,赵成龙和工友们都是住在工地分的地下室或者临时在工地旁边搭的简易房里居住。在他现在所在的工地,夹泡沫的蓝色钢板搭成了一个不小的两层楼。从南往北数一共二十三个房间,一间男厕一间女厕,还有一个一个半平米都不到的“洗澡间”。二楼的走廊宽度不到八十公分,拐角处一个年轻男人装了桶凉水在洗澡。同队的女孩子有些害羞,赵成龙解释道;“天气实在太热了洗澡间轮不上又太难闻了,就在这里冲一冲。”一间只有十一二平米的房间摆了六张上下铺,赵成龙和十一个工友住在这里,床和床之间只有二三十公分的空隙。

我们看着狭仄阴暗的房间一时不知道该说些什么,赵成龙却很开心。忙碌了一天终于放松下来,将买回来的卤菜连塑料袋一起在大碗里,倒了二两老村长,抓了一把从老家带来的花生米,再来一个炕好的大饼,就是一天的晚饭了。他慢吞吞的吃着酒菜,也让我们吃,说:“你们考上大学了都是好娃子啊,就是你们爸妈也费心了,我家丫头都大啦!”当我们问及为什么他五十多了还在做农民工的时候,他无奈的笑笑:“娃儿结婚了也有自己的娃了,柴米油盐哪个不要费钱?我能挣一点是一点,将来老了病了也不用看人脸色。”回忆以前的日子,他说:“以前钱不是这么好挣的,有时候帮人干了一年活老板带钱跑了也不是没有。这两年查的严,起码干了活还能拿到钱,已经很好啦。”

“我没有医保,我不敢生病”

有一次下工太累了,赵成龙在走廊上冲了个凉水澡就休息了,第二天起床的时候头痛欲裂,发烧畏冷浑身打摆子。他连喝了三四包退烧药和999感冒灵,结果太心急一下子体温过低,躺在床上动弹不得。工友都去上工了,他在常年潮湿闷热的简易房里生出一身冷汗。“当时心里难受的紧,真怕就这样过去了。”“那你怎么不多休息几天呢?”“老板是雇你来干活的,哪是给你享受的呦。再说一天不上工就扣一天的工资,看病又要花钱,去一趟医院小千把,哪去得起。去年国家查得严,工头就把我们的身份证收上去给我们办了医保,之后再也没办过,我哪敢生病!”

七八月份,合肥的气温已经达到四十多度,赵成龙和他的工友们仍要进行户外操作。他在顶楼上一点一点绑着手脚架,下面的人往上面运输木料水泥,两个人在顶楼的电梯旁接应。整个工地没有一个人知道他们应得“高温补贴”。“知道也没办法老板不给我们也不能要,这么多人老板又哪是愿意给的呢。”

“现在挺好,就是想家,也想娃娃”

赵成龙从湖南老家出来已经三十六年了,他在外打工的这些年除了过年没几天在家的。“我对不起娃娃啊从小到大都是她婆她妈在家带她,上到初中就讲念不下去了,我还打她。我气啊外面这么大我们没有文化就是睁眼瞎,打她她说你现在来管我早了干嘛去了。我听了这话难受的很,过两天也还是走了。不走怎么办呢一大家子要吃要喝的。”他花钱买了个六七百的智能手机,只会用微信和接打电话,本想着视频多看看孙子,结果每个月流量花的钱太多又舍不得。工友教他拿手机听广播看视频,他说:“就是那个杨家将的评书,得劲的哦!”

一路调研,有太多太多“赵成龙”。他们各有各的性格各有各的境遇,他们有血有肉,生活艰辛而认真,大多时候满足幸福。七月的太阳格外毒辣,赵成龙在顶楼上绑着手脚架,汗珠顺脸颊滑过。又一栋高楼快要建成了。

[ 编辑: 王登 ]

分享到: